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茫茫白昼漫游 > 001 离直播基地大门

001 离直播基地大门

    离直播基地大门还有一个路口,盛春成让司机靠边停车,他朝前后看看,从包里拿出一副墨镜戴上,接着又拿出了折叠的盲人手杖,脚伸出车门的时候,手杖也打开了,他站在人行道上,俨然已经是一个盲人。

    司机没有马上离去,而是歪着头,朝车外的盛春成看了一会,然后摇摇头,把车给开走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的嘴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这样的情况,这样一脸懵逼的司机他已经见过太多,见怪不怪,他连他们的内心活动都知道,一定是想,刚刚在车上和自己有说有笑,和正常人无异的家伙,怎么一下车就变成一个瞎子?

    这家伙想要干嘛?盛春成知道,他们一定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盛春成目送着车子离去,他盯着他们看,是防备有好事的司机,把这一幕拍下来,发到网上,那自己就一脚踩到汪荡里,穿帮了,他必须很小心这点。

    盛春成也想过,上车前就戴上墨镜,进入他盲人的角色,但他实在是贪恋这窗外的街景,不想透过墨镜去看这世界,最主要的,是他实在太喜欢和网约车司机们聊天,他们个个都是话痨,又是对他最无害的一类。

    除了自己的女朋友,盛春成每天,也就是和这些司机们,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聊天,盛春成把自己关进盲人这个角色,就像是关进了监狱,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和人聊天,就是盛春成每天放风的时间,他贪恋这一刻,也觉得这时的危险是可控的。

    直播基地在九堡,这里人行道上的盲道,不如市区,市区的盲道设置还比较规范,而这里,盲道和人行道,就像中间的马路一样,造得比较马虎,整条马路都是造好不久,就重新开膛剖腹,更别说小小的盲道。

    这里的盲道不是通往消防水栓就中断,就是通往公共自行车亭,要是真的有盲人沿着盲道走,不是被消防水栓绊倒,就会一头撞到公共自行车的铁皮亭子上,甚至根本就走不了那么远,没走出几步,就会被杂乱地停放在盲道上的共享单车所绊倒。

    对一个真正的盲人来说,走这段路,就等于是在探险。

    自从盛春成假扮成盲人之后,他就经常会从盲人的角度看世界,替他们感到不平。

    马路的对面是直播基地,马路的这边,鳞次栉比,排排坐点名一样,排着一排二十几家酒店,这些酒店,都是因对面直播基地的诞生而诞生,营业时间也跟着整个直播基地,一般都是从中午,一直营业到凌晨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,这一排酒店基本没有开门,人行道上也没有什么人,要是到了晚上,家家户户把桌子摆到门口的人行道上,盛春成觉得,要是一个盲人经过这里,就不是探险,而完全是经过阿富汗战区。

    盛春成朝直播基地大门方向走去,他尽量不让自己眼睛看着地面,而是像一个真的盲人那样,微微仰着头,头稍稍侧向一边,好像一边走,一边努力地用耳朵倾听这个世界,手里的盲人杖,笃笃笃笃地敲击着人行道上的方砖。

    盛春成没有看着地面,但地面却自动地涌入他墨镜后的眼帘,盛春成微微地笑着,就像一个真正的盲人,盲人们不管走着还是站着坐着,他们的嘴角都是上扬的,微微地笑着,盛春成仔细地揣摩,他得出的结论是,盲人们这是用微笑在抵御着世界。

    我看不到那对我越来越近的所有危险,看不到所有的鄙视和不屑,看不到的世界让我觉得不安,抵御这种不安最好的办法,可能也是唯一的办法,那就是微笑,不管面对什么,我都向你表明,我已经率先缴械,我对你们一点危害也没有,怎么样,你们也可以放过我了吧?

    盛春成笃笃笃笃地走到直播基地大门的对面,站住了,边上马上有一个小姑娘过来问,帅哥,你是不是要去对面?

    盛春成赶紧点头说,是啊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过去,好吗?”小姑娘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赶紧说谢谢。

    小姑娘左手握住了盛春成的盲人杖,牵着他,右手伸出去,手掌翻了起来,先朝着左边,做着示意车辆停下的动作,到了马路中线,手掌又换了一个方向,朝向右边,路上的车子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姑娘领着盛春成过了马路,走到直播基地的大门口,问盛春成:

    “你是要往左还是往右?还是进去里面?”

    保安早就认识盛春成,盛春成还没有开口,保安就说:“他是去g座。”

    “对吗?”小姑娘问盛春成,盛春成说对,保安大哥说得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是保安?”小姑娘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笑道:“我经常来,这里的保安,他们的声音我都认识。”

    保安和小姑娘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带你进去。”小姑娘说。

    进到了直播基地,小姑娘不再牵着盛春成的手杖,而是和他走在并排,伸手牵住盛春成的手,盛春成心里笑了一下,这就是盲人的好处,小姑娘年纪应该比他还小一两岁,要是平常,她怎么可能主动去牵一个刚刚在路上遇到的陌生人?

    但盛春成是盲人,盲人大家就觉得无所谓,潜意识里,已经认可他们是独特的另一种类,她去牵他手的时候,很自然地会忘了他是一个异性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说你经常到这里来,你是有亲戚朋友还是同学在这里?”小姑娘问。

    盛春成摇了摇头:“我是来工作的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?你也是主播?”小姑娘诧异了。

    盛春成说不是,我是个按摩师,我的客户在这里,上午,你们这里一般不是都不开播吗,我是来给她按摩的。

    小姑娘明白了,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手牵着手,朝g座走,小姑娘的单位,在直播基地中心广场那边的d座,她对这边并不熟,这个时候,说是她带着盛春成,不如更像是盛春成牵手带着她,不知道的人从背后看,还以为这是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走进了g座的大厅,走到了电梯那里,小姑娘按了一下上行键,电梯门打开,小姑娘问:“几楼?”

    盛春成赶紧说五楼,谢谢你,我自己可以上去了。

    小姑娘说好,她伸进脑袋,按了一下5,然后把脑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盛春成伸出右手,用盲人杖挡住了电梯门,他朝小姑娘鞠了一躬说:

    “谢谢你,你真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小事情。”小姑娘咯咯地笑着。

    盛春成把手缩了回来,电梯门在他面前,悄然地合上了。</p>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超品小厮 寸芒 诡秘之主 人在柯学,做幕后黑手 医妃萌宝,逆袭成凰 长生从听曲开始